<tr id="umwwu"><ruby id="umwwu"></ruby></tr>
<rt id="umwwu"><div id="umwwu"></div></rt>
<rt id="umwwu"><small id="umwwu"></small></rt><acronym id="umwwu"></acronym>
歡迎訪問BINZZ勵志網,分享好故事、傳遞正能量!勵志網手機訪問 | 網站地圖 | TAG標簽 | RSS訂閱
您的位置:Binzz首頁 > 改變自己 >

如何進行自我分析?

添加時間:2016-10-10 00:58 來源:Binzz網[整理] 編輯:冷蝴蝶
目前,在中國接受長程心理咨詢的人并不多,且每周一次的分析,經常顯得間隔時間過長,雖然有少數人的確會進行一周三次到五次的高頻度分析,但是大多數人還是選擇一周一次的低頻分析,而咨詢師不在的剩余6天時間里,對于自體并不穩定的來訪者而言,意外事件肯

  目前,在中國接受長程心理咨詢的人并不多,且每周一次的分析,經常顯得間隔時間過長,雖然有少數人的確會進行一周三次到五次的高頻度分析,但是大多數人還是選擇一周一次的低頻分析,而咨詢師不在的剩余6天時間里,對于自體并不穩定的來訪者而言,意外事件肯定是層出不窮,這個時候,學會自我照料、自我宣泄、自我觀察、自我發現,肯定是擁有了一技之長,可以不至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咨詢師身上,而且自己對自己開展情緒自救,也是非常好的一門功課。美國霍尼精神分析協會的主席林奇曾在一次演講中表示,心理咨詢并不是在咨詢室里將來訪者養育至終老,而是讓來訪者內化咨詢師的功能,學會自我分析、自我體察,自我情緒照顧。

 

  那么,對于開展一周一次的低頻次的咨詢者,如何學會自我分析呢?下面,我僅就我個人所發現的一些方法與大家分享。

改變自己
  作為持續了數年每周一次的低頻度分析的咨詢師,我會發現,實際上,咨詢師在陪伴來訪者、梳理情緒、緩解焦慮、發現來訪者的固著情結等方面起到極大的作用。但是在一個星期中,咨詢師不在的剩余的167個小時里,意外事件仍然層出不窮,這個時候,咨詢師不可能像阿拉丁神燈中的魔鬼一樣一樣招之即來揮之即去,那么你可以怎么做呢?

 

  首先,你可以培養自己的寫作能力。心理咨詢是國內近年才興起的一項新生事物。在此之前,古人們是如何排遣愁緒的呢?除了健身鍛煉氣功之外,寫作是一項極好的心理健康運動,因此才有了唐詩宋詞明清小說的淵源。而關于情緒,你可以很正規的寫,比如成為一篇散文、雜文或者是微型小說。在文字的駕馭中表達自己的觀點、抒發自己的感受。你也可以很不正規的寫,比如當遭遇到了情感風暴或者是心理危機的時候,你可以試著用筆和紙將你的心情寫下來,這其中不要評判好壞對錯,一切關于情緒的感受、聯想都一股腦兒的寫下來。

 

  而在這個文字療傷的過程中,首先要注意感情的真實質樸和語言的直接有力。你可以說——“我很痛,痛得骨頭都裂開了”。而不是“我覺得我的痛苦哀怨纏綿”。試著用和自己不隔的語言來描述自己,通過文字來釋放你的原始能量,多用動詞名詞,少用形容詞。比如我的一位來訪者曾經用極為簡潔有力的語言描述和她母親的關系,她說——她媽媽擁有兩種武器,一個是大刀砍脖子,另一個是匕首戳心。大刀與匕首,砍與戳,極好的表達了其內心直白而血淋淋的感受。

 

  其次在描述中,要關照于細節,其實我們的人生,假如僅僅說大綱的話,無非是幾句話,生老病死而已。然而,所有的真相都隱藏于細節中。一個好的咨詢師,往往是一個描述細節的高手,從你的周圍的環境氣氛,到內心的心理遞進和情緒的高低起伏,細節描述到位,和內心的感受貼合了,這就讓來訪者心也放下了.描述細節正是一個逐步幫來訪者替代性內省的過程。而咨詢師不在的時候,你自己是可以去完成這個步驟的,在對自己內心細節的描述中,你可能會發現事實的真相。

 

  張愛玲的文字中就有種種細節的描述,比如《傾城之戀》中,張愛玲借白流蘇之口,有這樣一段描述——“恍惚又是多年前,她還只十來歲的時候,看了戲出來,在傾盆大雨中和家里人擠散了。她獨自站在人行道上,瞪著眼看人,人也瞪著眼看她,隔著雨淋淋的車窗,隔著一層層無形的玻璃罩──無數的陌生人。人人都關在他們自己的小世界里,她撞破了頭也撞不進去。她似乎是魔住了。忽然聽見背后有腳步聲,猜著是她母親來了,便竭力定了一定神,不言語。她所祈求的母親與她真正的母親根本是兩個人”。這段文字貌似在寫白流蘇,實則是寫張愛玲自己。她對于母親的期待、恨、失望以及自我放逐,力透紙背。

 

  其實寫作的過程就是一個自我療愈自我安撫的過程,首先寫作實現了注意力的轉移。你從情緒風暴的中心移開,開始進行另一件事情,這意味著你不再被自己的情緒淹沒了,你開始用一個自己可以駕馭的事情,來擁有掌控感。

 

  其次,寫作的過程,自然的生成了一個觀察的我和情緒中的我,寫作得以讓你和自己的情緒分離,你可以去思索、體會、去宣泄,更可以用精細化的語言,完成一個心智化的過程。這個能夠看自己、反省自己的過程,叫心智化,心智化不僅能捕捉情緒,更能反思情緒,而不是被情緒抓住和控制。

 

  其三,寫作的過程,可以重構你的故事。你會對自己的情緒展開描述和自由聯想。一些情緒背后的情結將會被你看到和發現。同時,通過寫作,你的故事有了另一種開放性。實際上,國內著名的心理咨詢師吳和鳴就一直在強調一個觀點——“治療即寫作”。在這句話的含義大約是:無論寫作還是治療,都是圍繞個人生命經歷的主體間的對話。當你和自己展開心靈對話的時候,你就在發現自己療愈自己。

 

  好了,假如你不是一個文字高手的話,那么你可以用另外一種個人分析的方法,就是找一個私人空間,最好是躺著,開始自由聯想。比如你剛剛遭遇了一件很憤怒而沮喪的事情。那么,靜靜地躺著,任由情感開始淹沒你,不要控制、防御和逃避,因為此時此刻,是你一個人的空間和時間。不要自嘲或貶低,覺得自己在干一件可笑的事情,要知道,假如情緒不被照顧,你會在生活中見諸行動干更多可笑而莫名其妙的事情。

 

  當情緒流淌到一定的時候,你覺得自己有話要說了,你就開始自由聯想的說下去,敘述的開頭可以是情緒,比如“我覺得非常憤怒”或者“我的心好酸澀”,也可以是事件,比如,“今天這個事糟透了,狗屎”。

 

  在敘述的過程中,伴隨你的必定是一些感受和體會,不要放過這些,請訴諸于語言。在這個自由聯想的過程中,可能你會哭,會笑,會自嘲,任由自己的情緒流淌,當你完成這個過程之后,曾經淤堵的情緒釋放了,你也就能很坦然的進入下一個階段。

 

  實際上,這個自由聯想的過程,內在是有客體在陪伴你的,這個客體可能是你內化了的咨詢師,愿意傾聽你一切可笑的隱秘的想法,也可能是一個能保護你陪伴你的大我,在你之上更寬闊更無為地在看著你,照顧你。即使是走到宗教的領域,這個客體也有跡可尋,四川五明佛學院的索.達吉堪布,就曾告訴過大家這樣的方法,假如你異常的痛苦和灰心的時候,想象著菩薩在你面前,把自己的痛苦好好哭訴一場,想象著得到她的照顧。當情緒宣泄之后,你也就平靜了,不會去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實際上,在這個自由聯想的過程中,我們首先在一個私密的空間與自己展開對話,其次躺著的狀態能讓你放松,充分退行,另外在這個過程中還用到了一個重要的方法,叫聚焦。聚焦——對于你掙扎著的生活情境,獲得的一種新鮮的體會。比如,一個情緒化進食成癮的個案,假如自己獨自展開聯想聚焦于自己的感受的話,可能會有下面的一段描述:

 

  “我不知道為什么吃那么多垃圾食品,就好像,今天,我買好一頓健康午餐,但是卻又吃了一大包土豆片?我為什么要用這樣的方式來破壞自己?是我不喜歡自己嗎?還是我就是不在乎?——我很討厭自己又增加了那么多體重。

 

  好像,我買了很棒的食物,然后別的一些東西就接管了,我去吃任何我想吃的東西。

 

  在我的腹部那里,我感到很多能量,我很難和那個地方在一起,因為我對它暴飲暴食非常生氣。

 

  當我把手放在腹部那里的時候,它輕松一點了,我想起小時候的我,總是一個人,必須要自己照顧自己,我必須要承擔那么多責任,在那么小的年紀,我受夠了。(哭泣),我不要那么負責任,它要自由,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想要被照顧。我很憤怒,因為我總是要自己做決定,要自己去做正確的事情,我不想聽任何人的話,我就是要吃吃吃,誰都管不著”。(哭泣)

 

  這個自由聯想的過程,正是一個體會生成的過程,而這個體會,以當下為中心,非評判,帶有意圖,參與探索和解放,通過對自我的體會帶來人生新的體驗,活出了對自我問題的超越,也活出了對自己更深的理解。

 

  第三種自我分析的方法叫釋夢。然而,和前兩種,我們尚可嘗試和駕馭的文字以及敘述的方法而言,釋夢,更難操作。只有經過多年個人分析,以及受過訓練的人,才可能對自己的夢有比較精確的理解。但是,夢是如此的博大精深,蘊含的信息量如此之大,乃至于理解了夢,對自己的自我救贖也是巨大的。

 

沒有不能改變的人生

  著名作家余華,曾經寫過一篇文章,《一個回憶回來了》,他詳細地講述了自己,從寫一些傷痕性的文章到寫一些更為更為平和優美清淡文章的轉變。那是因為他從小生活在中國充滿了創傷性的環境里,圍觀對當時的不法分子實行打靶槍決,是他幼年最為興奮的事情,而這些事情,如同夢魘一樣,攫取了他,也形成了他作品中的強迫性重復。他記得在寫作的過程中,他曾經極度的興奮躁狂,而晚間的睡眠乃至整個人的精神面貌,也異常焦慮緊迫。在那段時間,3年里,他的作品里,非正常死亡的人有20多個。但是,余華對自己這種非正常的精神狀態完全不自知。

 

  直到有一天,他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他被打靶,執行了槍決,清醒殘酷又帶著興奮。隨著對自己夢的分析,關于年少的回憶都回來了,他才知道自己一直處于年少癲狂燥熱的那些關于打靶場的強迫性重復與記憶當中。從那個夢開始,余華決定改變自己的作品氛圍內涵內容,以后的作品中少了血腥廝殺,漸趨平和,而這些文字、語言也逐步改變了他的內心,讓他免于崩潰與精神病的邊緣,成為了另一個更健康圓融的余華。——這就是一個夢,帶給余華的啟示。

 

  而對于我們普通人而言,如何去分析自己的夢呢?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要用邏輯性的思辨去解讀自己的夢。而是身臨其境,去感受自己的夢,夢中所激發的情感、渴望、幻想、求不得未可知等等,或者,夢,能解開你防御的面紗,給你一個最真實的模樣。

 

  比如說,我有一個朋友,曾經告訴我一個夢,她說,她夢見自己在一間帶陽臺的房子里,屋子蔭涼簡潔,她的父親和繼母坐在屋里了聊天,對她視而不見。而她站的陽臺,風雨飄搖,有三扇爛窗戶,上面有三塊破草簾,她正在拼命地按壓搶救,讓這三扇窗戶不至于被狂風吹散。一開始,她給我解釋的是,她覺得自己和父親、繼母的關系和解了,變好了——你看,我們三個人在一個屋子里。可是直到有一次,她情緒崩潰的時候,再來和我說這個夢,解讀完全變了,她哭著說“這些年,我自己、我母親、我姐姐,在外面風雨飄搖,就好像三塊破窗戶,我心急如焚戰戰兢兢,救了這個又幫那個,可是我的父親和繼母卻坐在房子里面好像沒事人一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我好恨”。

 

  或者這才是這個夢真正表達的意思,可是我們出于保護自己、免受崩潰,一直在防御和自我欺騙。夢是不會騙人的,但是你自己會騙自己。所以,要分析自己的夢,除了一定的專業技術還要有一顆勇敢無畏直面真相的心。

勇敢無畏直面自己

  以上的一些方法,都是我近年接受個人分析之后,摸索出來,輔以做自我分析的。但是,如果大家沒有尋找專業的心理咨詢師先進行一段專業分析,而想自己搞定自己的話,除非是天才,而天才,很顯然,他不會有我們普通人這么多愛恨情仇、苦毒無明的。所以,我的建議是,先找一個咨詢師進行一段時間的專業分析打底,然后再摸索出自我分析的方法和技巧,輔以自用。

    上一篇:想找出路 就一定要走出去!

    下一篇:沒有了

    [閱讀過本文的朋友還對下面改變自己文章感興趣]
    熱門文章
    Tags標簽:
    專題欄目: 心態調整 | 改變自己 |
    pk10平刷王计划软件
    <tr id="umwwu"><ruby id="umwwu"></ruby></tr>
    <rt id="umwwu"><div id="umwwu"></div></rt>
    <rt id="umwwu"><small id="umwwu"></small></rt><acronym id="umwwu"></acronym>
    <tr id="umwwu"><ruby id="umwwu"></ruby></tr>
    <rt id="umwwu"><div id="umwwu"></div></rt>
    <rt id="umwwu"><small id="umwwu"></small></rt><acronym id="umwwu"></acronym>